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康全义高原上“独守”26年的司法所长

2018-11-07 06:06:15
康全义:高原上“独守”26年的司法所长 3400米,是高度,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司法局36团石棉矿司法所的海拔高度。

对大多数人来讲,这只是一个数字,可对生活在这里的人,3400米海拔却有着不同的含义:它意味着高原缺氧状态时有发生,生活物质极度匮乏,凛冽的寒冬长达8个月,一年到头,你满眼只是单调的白色——冬天是皑皑白雪,夏天是灰白的石棉粉尘。

可有一个人,在这里一守26年。

他是农二师36团石棉矿司法所所长康全义。

“你先别哭,我给你作主。

”平日里的康全义话不多,但调解案件时字字掷地有声。

他是这么说的,更是这么做的。

2011年5月,一名甘肃籍农民工因工伤救治无效后死亡,承包人柳某怕承当责任,迟迟不肯露面,仅通过电话指挥助手处理。

死者的父母乡亲一行二十余人从甘肃老家包车来到这里,找不到承包人,齐齐涌进了矿机关,要求赔偿,其间情绪异常激动,几次产生过激行为。

康全义深感此事必须及时妥善解决,否则有可能酿成新的案件。

通过安抚,死者家属的情绪安定下来,可赔偿数额的巨大差异又成了一道新的鸿沟:一边要求赔偿130多万元,一边只愿意出30万元,连零头都不及。

康全义主动提出,赔偿数额由司法所来计算,通过对照最新的法律条款和详细的计算,终究得出赔偿53.8万元的结果,双方均表示同意。

一波刚平,一波又起,承包人一次拿不出那么多钱,康全义再次出面,调和矿机关进行担保,最终死者家属签署了协议,回老家处理后事了。

农二师36团石棉矿党委书记魏东才告知记者,矿区里承包商拖欠工资、劳务纠纷比较严重,这个情况如果没有康全义,真是很难解决,在这里设个司法所,给农民工提供了很多方便,同时也为矿上减轻了很多负担和压力。

每到年底,都是工程老板给工人结算工资的时候,恰恰这时,也是康全义最放心不下的时候,他总是担心农民工拿不到工钱,没法回家过年。

今年春节前,当康全义亲自把一百多万的工程款一一发放到农民工手中,喧闹的办公室逐渐冷清下来,最后只剩他一个人,康全义知道,这个除夕,自己又得独自在矿上度过了。

有人曾问他,这里工作环境如此艰苦,你就是个司法所长,何况还是1光杆司令,图啥呀?康全义总是笑着说:这里需要我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