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

湖北不能再错过三峡

2018-10-29 23:48:10

三峡电量再分配 湖北有望全盘接纳新增电量三峡电量再分配 湖北有望全盘接纳新增电量

5月底之前,相当于1.5个葛洲坝水电站的三峡地下电站将正式投产,6台地下机组发电后,每年将为三峡电站新增35.11亿千瓦时的发电量。

对比三峡地上电站总发电量,三峡地下电站可能并不显眼。然而,在三峡电站的电量分配方案未改的背景下,饱受“电荒”之苦的各省市,已将其视为“争夺”的“香饽饽”。

5月29日,本报多方了解到,这部分新增电力预计将全部供应给湖北。目前,国家发改委虽然尚未正式下文批复,但原则上已经同意此分配方案。这意味着,这部分新增电力将被湖北全部“收揽”,对每年季度性缺电的湖北来说,将带来极大的缓解作用。

三峡地下电站的资产,已被长江电力收购,从账面上来看,三峡地下电站的收购是一桩赔本的“买卖”,然而,对于理顺与控股股东的关联交易及长远的考虑,地下电站的隐性价值可能超出市场想象。

湖北不能再错过三峡

回首过往,许多省市的执政者们应该没有想到,如今他们会如此需要三峡电站的电量。

2001年,全国供电市场属于供过于求的局面,各省市对三峡电站电能并不感冒。最后各方妥协的结果是:三峡每年发电830亿千瓦时,其中分配华中337亿千瓦时、华东342亿千瓦时、南方151亿千瓦时。这个方案一直执行至今。

“在这个时期内,三峡总装机中只有13—15%的电量供给湖北。”湖北省发改委人士告诉本报,然而,随着经济的发展,全国范围内,包括湖北的用电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这种背景下,每年,湖北的用电缺口也都高达几百万千瓦时。而缺煤、少油、乏气,能源匮乏的湖北只能依靠火电。华中电公司董事长谢明亮说,全省用电量的60%依靠火电,98%火电用煤要从外省购入。谢明亮还预计,今年迎峰度夏期间,华中电最大电力缺口在1000万千瓦左右,湖北最大电力缺口在230万千瓦以上。预计2015年,湖北省最大电力缺口约1000万千瓦,保证电力供应的压力很大。

“湖北有争取三峡电量的客观需求。”上述发改委人士表示,而三峡大坝建在湖北,为其建设,湖北也“牺牲”很多,因此,湖北有争取更多三峡电量的资格。近几年来,湖北多次向国家发改委申请,希望能加大三峡电站的分配份额,地下电站的发电量也是一直在争取的对象。

三峡地下电站是属于新增电力,三峡集团内部人士指出,2001年制定的三峡电站发电量并不包括这部分电力,因此,新增电力成为包括湖北、重庆在内的诸多省份争取的“香饽饽”。然而,目前,对于这部分电力到底配给给谁,最终还是要由国家发改委决定,三峡集团和长江电力配合执行。

不稳定的电量

若三峡地下电站的电量如数全部供给湖北,湖北在高峰期的用电荒将能得到大幅缓解。然而,横亘在这一计划面前的另一现实是,三峡地下电站的电量并不稳定。

根据公开的设计方案,地下电站6台机组全部投运后,三峡电站可增加年均发电量35.11亿度,水量利用系数由92%提高到97%以上。三峡地下电站设计的主要功能体现在汛期发电、电调峰、检修与事故备用、环境效益等四个方面。

“假若碰到枯水期,或者长江汛期的水量达不到预期设计的发电条件,当年地下电站可能‘产出’锐减,湖北借此缓解用电荒的计划恐难实现。”一分析人士如此表示。

事实上,这一不稳定曾给长江电力收购三峡地下电站带来一些麻烦。当时的长江电力的收购公告显示,公司将花费120亿元,从控股股东三峡集团中收购该资产,受益期为44年。但令人意外的是,这项投资每年创造的净利润仅为96万元。业内按此计算,这意味着长江电力可能在受益期内只能收回一半左右的投资成本。

“地下电站的投资收益,其实更多的表现在理顺与控股股东的关系。”上述分析人士指出,收购三峡地下电站是对2009年整体上市承诺的履行,也是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的后续工作。完成地下电站收购后,公司能彻底解决目前三峡发电资产分置的问题,有利于规避与三峡集团在水力发电业务领域的同业竞争,减少关联交易。而从长远投资效益来看,若未来实行峰谷电价,可增厚公司业绩。

冷冻离心机
摇钱树捕鱼
铝合金天沟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